閒人。

玩遊戲是促進兄弟之間感情破裂的好方法 /沉月之鑰

※考古挖到的黑歷史233

※暉侍與腿腿范統廚設定。


WORLD1修葉蘭&那爾西

WORLD1-1做人不要太嚴肅,跟哥哥認真就輸了

新罵·你·喔♥兄弟WE版

暉●強力推薦!

 

「這怎麼看怎麼可疑的東西是什麼?」

「這是參考范統他們那邊的知名遊戲『新馬●歐兄弟Wii版』做出來的同人衍生Game啊!」

「你做的?」

「對啊!」

「製作人自己推薦這到底是有什麼說服力啊!」

我就忽略他製作的動機這件事了,自從他在范統那個世界學會一些不三不四的東西後,他就很熱衷於研發遊戲,這已經不知道是第幾個了……

「欸?不行嗎?」

「當然不行!」

「可是哥哥我有消音啊!」

「那有消跟沒消有什麼差別!至少也寫個●侍吧!」

「親愛的那爾西,你這樣豈不是把我的身分完全暴露了嗎?」

「……」

「唉呀,我也不是那種毫無常識的人嘛!看到弟弟總是繃著一張臉,做哥哥的想要讓你笑一笑啊!」

「除了你不是毫無常識那句,我找不到其他的玩笑話。」

「製作人怎麼可能就這樣寫暉侍呢?『暉侍』可是個『才色兼備好哥哥』的角色呢~」

「除了珞侍和無知的人民以外沒有人是這麼覺得的。」

會推薦這種遊戲的人也跟好沾不上邊吧。

修葉蘭笑盈盈的給我那個詭異的東西,我接過片殼,翻過來一看-

 

製作人:天生麗質美少年

 

「玩嘛玩嘛玩嘛玩嘛玩嘛玩嘛玩嘛玩嘛玩嘛玩嘛玩嘛玩嘛玩嘛玩嘛玩嘛-」

我不禁對被修葉蘭寄生過的范統起了一絲敬意。

 

WORLD1-2 吐槽消耗的不只是熱量,還有對工作的熱忱

由於被煩到完全無法閱讀恩格萊爾翹班所造成的成堆待處理公文,現在我和修葉蘭坐在電視-范統世界的產物-前面等待叫作Wii的機器-又是范統那世界的產物-開機完畢。

附帶一提,我拿的是2P的遙控器。

 

「啊啊,我做得真好啊~」

一點進那個遊戲頻道,他就開始陷入自我陶醉的狀態了……

不過他好像一直以來都是這樣就是。

「來,選角色選角色~」

修葉蘭說這遊戲的角色都是一組一組的,也就是說我分配到的角色完全取決於1P的選擇,而他毫不猶豫的選了……他本人。

什麼狀況?客製化服務?「量身打造屬於你的角色」之類的?

不不不,這可是修葉蘭做的遊戲啊!前面一定會有更嚴峻的考驗在等著我,我怎麼能因為這點小事受到打擊呢!

即便現在穿著連身裝的我出現在螢幕上我也能保持心靈的平靜吧,應該。

 

今天是范統節,大家正快樂的在聖西羅後宮的天頂花園一同慶賀……

 

聖西羅後宮?是我一時眼花把宮後看成後宮吧?是吧?還有范統節不是之前恩格萊爾不知道發什麼神經創的節日嗎!那種東西是有什麼好慶祝的——

 

月退突然騎著焦巴出現,把統子公主劫走了!!!

「暉侍!不要以為你跟統子合而為一過就可以搶走統子!統子是我的!」

 

比起劇情的超展開,我對於那句明顯是恩格萊爾自己配音的台詞感到憂心。姑且不論那聽起來很真心的發言是怎麼回事,即便只是演藝性質也很有問題!他可是西方城少帝啊!這樣真的是可以的嗎?

 

一想到我現在的工作內容就是幫這個人收拾爛攤子,我就感到十分的絕望。

 

WORLD1-3遊戲中總是會有許多意想不到的事,人生也是

這個遊戲的大鋼就是會經過很多亂七八糟的關卡,亂七八糟的關卡裡有亂七八糟的敵人,突破一堆亂七八糟的阻撓就可以找到腦袋亂七八糟的范統……公主。

                                                                                  

不知道是修葉蘭很會玩遊戲還是他本身就是製作人的關係,我們玩得很順利。

「親愛的那爾西,等一下的關卡有點不一樣喔~」

「?」                                                                   

「是玩到後面有很~強的BOSS擋在終點的那種喔~」

我人生中最可怕的BOSS現在就在我的旁邊。

 

貼心小提示:等一下記得要閃避魔法師的攻擊,不然會有意想不到的事發生喔♥

 

我還來不及反應過來,畫面上就跑出一隻自己在天上飛而且有點眼熟的拖把。

 

「本拂塵要代替月退懲罰你!」

 

「那不是范統的武器嗎?」好像叫噗哈哈哈來著。

「是啊。」

「為什麼他要阻止我們去救他的主人?」

「唉呀~他的符咒打到你了喔~」

看來修葉蘭完全不想回答我的問題。不過的確像他說的,我被一個看起來不太妙的紫色火球打中了。

 

畫面暗了下來。

「……不會就這樣Game over了吧?」

「怎麼可能呢★」          

 

「那爾西 受到變性符攻擊,升級為 娜爾西」

 

「為什麼會有變性符這種東西!還有為什麼是升級你給我說清楚!」

「因為哥哥我比較想要一個妹妹嗎~」

「修葉蘭───!!!」

 

WORLD1-4最可怕的敵人就是自己

金黃色的捲髮、湛藍的大眼睛、短到不行的百褶裙——沒錯,這正是我本人在那該死的遊戲裡所操控的角色「娜爾西」。自從中了見鬼的變性符後他……她就變得完全不受控制,看到栗寶寶啦(什麼鬼名字)、烏龜啦一律尖叫逃跑,不然就是躲到修葉蘭的後面,甚至乾脆賴在泡泡裡不出來,真是夠了。

 

「哥哥我好怕……」

「我會保護妳的喔,親愛的娜爾西。」

「哥哥……(臉紅)」

 

這什麼噁心的對話我雞皮疙瘩都起來了……還有娜爾西拜託妳不要臉紅!

「唉呀那爾西,臉色不太好喔?」

「滿面春風的你比較有問題吧!」

「小鳥依人的感覺很棒啊♥」

「……」

 

雖然有著娜爾西那種比范統還不如的累贅(這樣聽起來好像在罵我自己),但憑著修葉蘭高超的技巧,我們很快的到了那扇大門前-通往魔王所在之處的大門。

「魔王真的很強嗎?」

「嗯……號稱有金線三紋呢,但好像又不是那麼回事。」

金線三紋不就是恩格萊爾那種等級嗎?不會第一個世界他就親自來鎮守吧……那根本不用玩了啊會被瞬間秒掉吧!

 

「咿呀──」

大門敞開。

幽暗的通道讓心跳微微的加速,我緊緊握住遙控器,準備迎接螢幕上即將出現的魔王,會是誰呢?恩格萊爾?伊耶?還是-

 

另一個我,那爾西(♂)走了出來。

 

「金線三紋,又不是那麼一回事……」

「有句話說『最可怕的敵人就是自己』嗎~咦?那爾西你要去哪裡?不陪哥哥玩了嗎──」

END

以下是因為事隔多年我實在忘記劇情安排所以有個比坑還坑的結尾ryyyyyyy


WORLD2伊耶&月退

 

WORLD2-1人都希望有另一個自己

伊耶快要被自己的弟弟搞瘋了。

恩格萊爾不知道從哪裡搞來了一片電視遊戲,強迫自己跟他一起玩,內容竟然還是見鬼的王子救公主,那個公主竟然還是見鬼的范統。

 

這種東西肯定是本地土產目前外派到鄰國的妖孽,我們的梅花劍衛弄出來的。

 

美其名是需要兩個人同時破關,不過照他那種見神殺神、見佛殺佛的失心瘋狀態,事實上伊耶也不需要幹什麼,只要坐在旁邊看著螢幕快速的跑動,一邊忍受他的喃喃自語就好了。

「呵呵呵,范統我來救你了……」

 

他可以理解月退很珍惜自己交到的第一個朋友,他真的可以理解,但是他沒辦法接受那個人是那個范統,一個狗嘴裡吐不出象牙、沒實力只靠武器、成天賴在神王殿的米蟲。

 

好吧,他當上代理侍了,也不能算是米蟲。

那換個說法,他、就、是、看、他、不、順、眼!

 

一想到以後和東方城開會時就會看到他的臉,我就很羨慕恩格萊爾,他還有一個那爾西可以當他替身,頂替他出席各種大大小小的活動。

不過范統當上代理侍之後,恩格萊爾現身於兩國會議的頻率是大幅的提升-正確的說是只要有范統的會議,就會有恩格萊爾。

 

能不能跟那爾西商量一下,他不用當代理少帝的時候,能不能來當代理鬼牌劍衛?我會付他薪水的。

 

WORLD2-2擒賊先擒王,擒不到王就從他的親戚下手

伊耶真的和那爾西商量代班的事了,趁他教他劍術的時候。

原本以為會得到「再說一次就刪掉軍事預算」、「你以為給我錢我就會做嗎」之類的回答,沒想到他竟然同意了,而且也不要什麼工資,只要答應他一件事就行。

所以伊耶現在坐在那爾西的旁邊,一起玩那個應該被取締並銷毀的遊戲,理由是妨礙國家公務。

 

現在是怎樣?每個人都要找他來玩就是了?以為鬼牌劍衛很閒嗎?不對啊,在玩的都是理論上要更忙的真少帝和假少帝才是。

是有這麼熱門嗎!西方城王室全體淪陷?但我們不得不承認,這東西根本就是該死的王室本身弄出來的。

 

伊耶開始有點後悔自己當初決定要進聖西羅宮服務了,這種令人不敢領教的辦事人員真的讓人不禁為國家的未來捏了一把冷汗。姑且不論那個真正的少帝,他非常明白自己的弟弟已經無藥可救了,但是眼前這位西方城行政的棟樑、皇室唯一的希望竟然也沉迷於這種劇情不知所云、人物設計不良,可以說是糟糕透頂的遊戲裡,實在是無限唏噓。

這個血脈的人眼光都有問題嗎?乾脆讓他們都去死一死看看從水池出來會不會好些?但裡面有一個是原生居民殺不得,一個要殺也有一些難度……看來只能從外交大使下手了?

 

心動不如馬上行動,等一下就翹班去東方城吧,即便他的腦袋是和那把該死的劍一樣修不回來了,消消心頭之恨也不錯,畢竟他是害自己陷入這種憂國憂民狀態的始作俑者嗎。


WORLD2-3遊戲可以讀檔重來,但人生不行......嗎?

修葉蘭幫自己立了大大的死亡flag。

修葉蘭被 憤怒的伊耶 擊敗了。

修葉蘭從水池復活了。

「你殺了一個我,卻還有千千萬萬個我。」

憤怒的伊耶 轉職為 心累的伊耶。


END




标签: 沉月之鑰
评论
热度(16)
< >
長年基餓,有著自耕豪情但手速悲劇。
子博人嫌,專放些比較具爭議性的文,密碼請私信。
< >
© 閒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