閒人。

生理痛/月刊少女野崎君堀&鹿島

※這是漫畫月刊少女野崎君的推廣段子,超好看的嚶嚶嚶

※lo主妥妥堀X鹿島,逆可>.0


「佐倉,問你件事。」

「嗯。」

「很痛嗎、那個。」

「嗯?」

「就是那個啊。」

「什麼啊?」

「⋯⋯生理期啦!」

「咦咦咦咦?!」

麻美子頭髮的網點差點沒給貼到臉上,在對面幫鈴木綴邊御子柴丟句「你們不幹活在幹嘛呢」就繼續低頭和原稿奮鬥去了,佯裝瀟灑,其實是不想承認自己被突來的驚叫嚇得結實,好好的大花咸豐草多了好幾瓣,只好臨時變卦改畫洋菊。把離別的痛扭轉成耐心等待,境界似乎是昇華了不少,御子柴默默地在心裡點了個讚。

意識到自己有些失態,佐倉連忙向野崎那裡瞄個幾眼(他總是獨立做個桌,沒和他們這些助手攪和在一塊),看來是沒注意到這裡的動靜。一旁的堀則是從最開始就頂著個大紅臉,到現在都還沒消停。

「前輩怎麼會問這個啊?」

佐倉情緒一平復下來,很快地就把問題丟了回去--女生的直覺告訴她這裡頭一定有戲--堀又吃了一計攻擊,臉上溫度升得更高了,憋了半天也說不出什麼來,佐倉沒再乘勝追擊,又開始她的網點大業,一直貼到了麻美子的鞋,他才支支吾吾吐出一個人名。

「KA⋯⋯KASI⋯⋯」

「鹿島(KASIMA)?是鹿島嗎?」

「佐倉你小聲一點啦!」

「好啦好啦、鹿島君生理痛?」

「啊、嗯,大概吧⋯⋯」

「每個女生的情況不太一樣,不是每個人都會痛,多少會有點不舒服,但如果真的痛起來⋯⋯就像是胃痙攣又被躲避球打中肚子的感覺吧。」

「這麼恐怖!?」

「鹿島君是每次都會痛的那種嗎?」

「沒聽她提過,所以應該是沒⋯⋯不對,這種事我怎麼會知道啦!」

「生理痛的話,還是要坐下或躺下來好好休息吧,敷個熱水袋,吃點巧克力什麼的⋯⋯啊!還有黑糖水!」

「止痛藥不是比較快嗎?」

「那種東西吃久了會產生依賴性的,而且對身體負擔比較大。也不能就這樣吃一輩子啊。」

「是這樣啊⋯⋯女生還真辛苦呢。」

「所以這幾天,對鹿島君溫柔一點吧!」

「啊、嗯、噢。」


隔天臉色蒼白卻仍然掛著完美微笑的鹿島在置物櫃裡發現了一盒巧克力,署名是堀政行,鹿島激動地吞下四分之一盒後,就因為急性腸胃炎惡化被送進醫院掛水了。


END

评论(5)
热度(22)
< >
長年基餓,有著自耕豪情但手速悲劇。
子博人嫌,專放些比較具爭議性的文,密碼請私信。
< >
© 閒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