閒人。

愛情路上你我……祂? /因與聿

愛情路上你我……祂?

/因與聿

 

還沒從暑假的慵懶氣氛中脫離,來來往往的新鮮人或是老鳥的步伐在早晨時分都有些虛浮,過了渾渾噩噩的兩個多月,沒個相應的時間怎麼能回復得過來?待到一切回歸正軌,學期也差不多過了一半,期中考迫使他們過著沒日沒夜的生活,再來是瞬間鬆懈的怠惰,然後又步入漫長的調適期,緊接地是期末休羅。

眨眼間迎向了下一次長假。

用國中程度的數學下去形容,讀書的認真程度是成鐘形常態分部,絕對不是每位大學生都那麼的醉生夢死,但勤勉向學之士肯定是稀有中的稀有,運氣好的話一生當中可以碰上個一兩隻,沒有緣份的話那就是下輩子請換個科系唸唸。

二十出頭歲的青春年華,絕大多數的人都不願奉獻在磚頭書上,而其中最受歡迎的消磨方式就是將其染上一些粉色。

 

九月底,校園裡熱褲背心的比例和水銀溫度計上的液面一樣逐漸下降,秋意正悄悄的滲入所有人的心脾──說是衣櫃大概是實際些。穿著襯衫長褲的慢慢多了,街上所能見到的肉色面積是越來越小,季夏風光無限好,只是近孟秋,那些遐想從此只能在夢中重溫,直到明年夏天的到來。

「唉。」

西風吹亂了一頭褐色的捲髮。

「嗨,好巧。」

突然有人附在耳旁對他說話,虞因嚇得馬上一個旋身,映入眼簾的是一太那張近的過份的笑臉,反射性的要往後挪,卻發現自己已經是坐在長椅的最邊邊,退無可退。

「別擔心,我是人。」

大概明白這樣有些過度的反應是從何而來,一太半安慰半調侃的補充了這句話,但虞因今天顯然是連惱怒得力氣都沒有,只是嘆了一口氣便扭過頭,沒再搭理他。

一太也坐了下來。

「碰上麻煩了?嗯、但你這個……」一太稍微打量了一下,然後冷不防的伸出手,翻下在這個季節顯得有些突兀的高領。

「幹什麼!」

虞因像隻受驚的貓咪跳起身,速度之快泰半都要感謝虞夏的魔鬼訓練,雖然只有瞄到這麼一眼,卻還是被一太發現了隱藏在混紡羊毛之下的秘密。

會讓很多血氣方剛的大男孩羨慕到不行的、可疑的紅痕。

「……需要調解一下嗎?」

「不!!!!!!!不是你想的那樣!!!!」

「開玩笑的啦。這麼容易被牽動情緒不太好喔。」

「所以是我活該被耍嗎?」

「你有點浮躁呢。」

「你也被阿飄種草莓看看啊!」

「哇,好熱情。」

「我可以打你嗎?」

 

虞因被鬼糾纏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今年的次數更是頻繁到他甚至開始認真的考慮要不要開個事務所正式成為靈異工作者,什麼伸張冤屈、勸導滯留人間魂魄快快升天他完全就是得心應手(熟能生巧可能更貼切些),不過這次找上門來的傢伙完全不是這麼一回事。

相較於之前見血留疤的那些手段是和藹可親的多,癥結點就是親的太過頭。

送來一些像是從花圈上拔來的小花也就算了,時不時在耳邊低喃讓人雞皮疙瘩掉滿地的甜言蜜語也還能忍受,但真給他親下去還在那麼明顯的地方留下痕跡……雖然不會被招呼到加護病房也不會讓虞夏興起「恨鐵不成鋼所以更要加以磨礪」的念頭,但在虞佟語重心長的告訴他「小心不要玩出人命」的那一刻,虞因簡直就要崩潰。

「這是要怎麼辦才好啊,唉……」

「我倒是想到了一個方法。」

「真的嗎!」

「跟小海交往一個禮拜,保證近期不會再犯鬼桃花。」不過大概會被當成小狼狗就是。

「……去死。」

 

END


标签: 因與聿案簿錄
评论
热度(4)
< >
長年基餓,有著自耕豪情但手速悲劇。
子博人嫌,專放些比較具爭議性的文,密碼請私信。
< >
© 閒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