閒人。

再一次再見 /冥道雙A

※此為閻王的特別助理/冥道同人文,我是紫曜日粉。

※CP為飛鳥X阿久津。


「欸欸阿久津,你有沒有愛上過誰啊?」

「每個人對『愛』的定義不同,我無法回答你的問題。」

「不好意思是愚民我的疏失。請問副教授,您這輩子(好像有點怪怪的)對誰放過最深、最強烈的情感呢?不過我想八成是七海義誠那個混帳吧。」

「義誠不是混帳,而且也不是他。」

「對吧我就說……什麼你說不是他!?」某檔案室員工興奮的把手中的電擊文庫放到一旁。

「誰啊誰啊?叫什麼名子?什麼時候的事?他多大?哪一國人?」

「我無法一次回答那麼多問題。」

「好吧,一個一個來……他是你的誰?同學?同事?」

「誰都不是。」

「叫什麼名子?」

「不知道。」

「那你們怎麼認識的?」

「嚴格上來說,他應該不認識我。」

「哇塞~所以是一見鍾情囉?」

「不完全是,我對他的情感是因我們短暫的互動而產生。」

「你是在哪裡遇見他的?」

「綠地公園。」

「那裡我知道,你怎麼會到那裡去?」

「那天那裡舉辦日本節,母親帶我去的。」

「你那時候多大?」

「十九。」

「他呢?」

「初中生?可能更小。」

「原來你是個蘿莉控啊……」

「蘿莉,十歲到十五歲的小女生。」

「對啊!」

「我又沒說是女的。」

「所以阿久津是個正太控。」

「你的『爹地』也是。」

「下一個問題!『短暫的互動』內容是什麼?」

「我被一群無聊的人包圍,他把那些人打跑,然後他送我一隻金魚和面具。」

「被你那種語調講出來感覺超不浪漫的……」

「如果要聽浪漫的故事你可以繼續看你的書。」

「如果你那麼喜歡他,為什麼不去跟他要個電話之類的?憑你這張臉搭訕應該不容易失敗吧?」

「……他的心裡有別人了。」

「你怎麼知道?你那時候就可以駭進別人腦袋裡?」

事實上阿斯卡更訝異的是,阿久津並沒有對「喜歡」這兩個字加以否認。

「站在他旁邊的男人是他的心上人,我就是知道。」

「男人?這年頭流行光源氏計畫?」

「……」

「那個小男生長什麼樣子啊?哪國人?」

「有亞洲血統,眼睛的顏色跟你一……」一陣靜默。

「怎麼?突然安靜了下來。」

「人都已經死了,這種緬懷的行為根本毫無意義。」

「是沒錯啦……哪一天他的檔案來了你再給我看吧!我真的很好奇啊,阿久津佳哉最愛的人。」

「沒辦法。」

「咦?難不成你沒有認出來的自信嗎?怎麼可能,你是連鎖病毒耶。」

「他早就死了。」

「那你怎麼可能不知道他的名子!」

「他自己都不知道我又怎麼會知道呢。」

「副教授用愚民可以聽的懂的方式講吧……阿久津,我沒看錯吧?你剛剛笑了嗎?笑了嗎?你笑

了吧──」

 

那是一抹倏忽即逝,但卻美麗無比的笑容……

就像那晚的煙火一樣。

 

END


标签: 冥道雙A
评论
热度(5)
< >
長年基餓,有著自耕豪情但手速悲劇。
子博人嫌,專放些比較具爭議性的文,密碼請私信。
< >
© 閒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