閒人。

影子的影子 /黑籃黃黑

影子的影子

 /黑籃黃黑

 

在那些回憶裡,我才是影子,總在你身後跟的殷情。

你是風。

捎來了春天的花香夏日的涼,走的不留痕跡,卻讓刺骨的冷意在我身上安下無形的烙印,帶走了蒲公英還有甜甜的輕飄飄的我的思慕我的心,隨著你的波動飛入雲端或是失速墜落,但總找不到合適的落點。

因為跟著你,便是我的歸屬。

 

 

「小黑子!來,給。」

「……這是什麼?」

「這是新戲的宣傳海報喔附上我的簽名,全日本僅此一張!」

黃瀨一說完便閉上眼睛,準備全心全意的品味那張在網路上大概可以被哄擡到很可觀的價格的海報甩到自己臉上的感覺──不單純只是物理性傷害,還有伴隨而來,被拒絕的酸,每天一點一點的腐蝕掉自己,直到千瘡百孔。

但那股鈍痛遲遲沒有襲上。

偷偷地把眼睛睜開一條縫,只見黑子正專心的讀著上頭的文案,若有所思。

「黑子喜歡嗎?喜歡嗎?」像是發現新大陸般,黃瀨拋開剛才湧上的苦悶,又開始纏人了起來。

「……嗯,是還不錯。」

「!」

黑子默默的捲起海報,收進了書包裡,這完全出乎黃瀨的意料。

「小黑子、小黑子終於發現我的魅力了!」

「只是蠻喜歡這部戲的原著……而已。」

而現在黃瀨的眼前早就瀰漫了一片粉紅色,就連黑子的耳尖都被染上了些。

 

 

一開始會和他接觸是因為籃球隊的緣故。

「哈?他是我的教育指導員?一軍?」

「別看他這樣,哲很厲害的。」青峰親暱的揉了揉黑子淺藍色頭髮,而他只是拍開了他的手。

我也很厲害的啊,多看看我嗎。

和青峰1on1是享受的。他是天才,我也是,但兩者之間的差距是如此的明顯,王者和模仿小子,在他的面前我就只是賞玩用的弄臣,無論如何的努力都無法趕上那黝黑精瘦的背影。每次和他在場上練習,黑子總是無聲無息的離開,那時候心裡總是會浮起一絲優越感──我離我的「憧憬」又更近了。一直以來都是擔任被別追隨的角色,這種遠望竟是如此讓人著迷,我想挑戰、追上、甚至超越他。

或許,我迷戀的、就是這種混雜著淚水與汗水的挫敗感。

 

那天,赤司命令我和黑子去應付二軍練習賽。

原本以為可以就在旁邊納涼的,但那天他們狀態很糟、裁判也沒有什麼水準,不得已只好下場,沒想到情況異常艱困,即使有一軍支援分差還是縮短。

「帝光更換選手。」

我那位不起眼、從來沒看他投進一顆球的指導員上場了。

「我是影子,得分的光是黃瀨同學。」

利用超薄弱的存在感,將自己化為傳球的中繼點,讓別人進球、進球、進球。

最後,以兩分之差贏了。

完全恪守自己的本分,不做其他多餘的事,撇除那些犧牲不犧牲,只是受那份對勝利的純粹的渴望驅使,在場上奔跑、躲藏、出擊──

對我來說,他是比青峰還要更遙遠、更無法觸及的存在。

 

他說他是影子,我覺得他像是風。

悄悄的來,挾著春天的氣息,將散落的花瓣送到大家眼前,然後就無預警得從指間溜走,再也抓不回,只能祈禱下一次的吹拂能夠稍微、掀起自己的衣角。

有做過這樣的傻事嗎?追著風跑。

「小黑子!一起回家吧?」

「小黑子!一起吃午餐吧?」

「小黑子!一起翹練習吧?啊、隊長、我什麼都沒有說……」

「小黑子!多傳點球給我吧?」

「小黑子!一起……」

風早就跑得遠遠的,或者、風停了,我還是繼續奔跑。

到底是為什麼呢,我再也碰不到你了。

 

 

很依稀 瞇起眼就清晰

太靠近 反而看不清

在哪裡 回憶中的你

和我

 

END


评论
热度(4)
< >
長年基餓,有著自耕豪情但手速悲劇。
子博人嫌,專放些比較具爭議性的文,密碼請私信。
< >
© 閒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