閒人。

Stop jumping /黑籃紫黑

Stopjumping

/黑籃紫黑

 

大家閒來無事捧在手裡的讀物,不是性感女星的寫真集就是連刊名都很激昂的降普漫畫雜誌,紫原曾受好奇心驅使翻了一下,內容大概都是這樣的:和他差不多年紀的男孩女孩正為著自己的夢想奮鬥著,而讀者因他們的進步而雀躍,因他們的挫折掉淚。

無聊。

拚命終將獲得回報、羈絆會勝過獨斷…那都是騙人的。在天才的面前,平凡會被毫不留情的摧毀,在強者的面前,什麼約定、信念、情感都將粉碎。

這世界,本來就不存在公平,他毀滅過多少人的夢?他又為此付出了多少?答案是幾乎沒有,只是盡情的揮霍上天賜予的才華,他是「奇蹟的世代」,是的,大家是這樣稱呼。然而這是屬於誰的奇蹟?在對手的心目中,他們是命運遣來的惡魔、避之唯恐不及的存在,哪裡是受到歌頌讚美的「奇蹟」?至於對他們本身,就必須殘酷的說一句,不過就是理所當然的一部分罷了。大概會被扣下不知足的評論吧,但即便得到才能的機率有多麼的渺茫,一旦在自己身上發生了,那在他們的眼裡就是一、就是百分之百,就連神都無法反悔收回,絕對的奇蹟──所謂的美好,永遠都是屬於置身事外的旁觀者。

那麼,對於黑子哲也,「奇蹟的世代」又是什麼呢?

 

毋庸置疑的,赤司之於他,就是奇蹟。

直到今天,他還是不太能肯定,黑子哲也到底有沒有才能,但他知道,如果沒有赤司的發掘,那個軟軟的小不點是絕對不會有今天的。他不明白把他攏絡進一軍的原因是什麼,他不明白賦予他能力又不願信任的理由,他甚至搞不清楚到底是他們拋棄了他還是他拋棄了他們──

最後,他只能告訴自己,一切不過是隊長的一時興起。是把璞玉琢磨後丟進鑽石堆裡,還是把水鑽放到珠寶盒中魚目混珠?或者,他是顆無法估量其價值的不知名寶石?

紫原只知道,他就像是輕飄飄的棉花糖,含進去就馬上化開,只在舌間留下了甜。

 

 

他輸了,輸給了誠凜,輸給了友情、努力,輸給了勝利。

輸給了黑子哲也。

經過了場上一次又一次的交鋒,紫原不能不承認木吉鐵平和火神大我是有他的實力在,以至於他們竟然將比分硬深深的追了上來,然後在最後的最後,被黑子、蓋了火鍋。

那個畫面大概會永遠的烙印在他的心上吧,連同那份不甘心。那奮然躍起的嬌小身影、輕輕一折就會斷掉的纖白手腕,像pocky棒、啪。明明是不喜歡籃球的,但是還是好生氣、好煩躁。

有什麼東西從眼睛流出來了。

He jumped.

He couldn't jump.

 

他一直在向上跳躍,試圖勾上他們的衣角,而他們就只是按著自己的步伐。

有一天,他們發現他不見了。

並不是對他有所依賴,只是應該存在的存在不再存在,誰都會有點不自在。端看承認與否。

大家都是不誠實的孩子。

他們知道,這是「第六人」向「五人」下的戰帖,而他一路過關斬將,現在,就連紫原都被他拿下。他的最終目的是什麼?否定他們奉為圭臬的事物?證明他才是對的?

那,在這之後呢?

再多的揣測也無法攔住他,下一步,他就要迎戰給予他奇蹟的人,他們的隊長,君臨天下的王者。勝負會是如何?很遺憾的,大家並不看好黑子,畢竟對手可是那個赤司啊。

停下吧,他們暗暗祈禱著,又有點期待兩人能擦出什麼樣的火花。

「惹火了他會被毫不留情碾碎的喔。」

他是透明又帶了顏色的金平糖,摔了便會輕易的四分五裂,他想要把他放在罐子裡保護著,就這樣欣賞也好。

「…我知道。」

但他還是執意前進。

 

「算了。壞掉,就拿巧克力醬黏起來吧。」

 

END


评论
热度(9)
< >
長年基餓,有著自耕豪情但手速悲劇。
子博人嫌,專放些比較具爭議性的文,密碼請私信。
< >
© 閒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