閒人。

去他的時光機器 /黑籃黃黑

去他的時光機器

/黑籃黃黑

 

平板電腦已經普及到了一定的程度,下至幼稚園小鬼上至在公園散步的爺爺奶奶,就連燒給祖先的紙紮都無法倖免。

「哎呀?黑子老師居然沒有平板?真是意外啊,明明是個年輕人。」

比起那些新玩意,他寧可用笨重的筆記型電腦,最好是恢復到最原始的手寫。

「這樣多麻煩?現在都改用電子點名了,紙本作業已經是上個世代的東西啦!」

每個人都勸他投入尖端科技的懷抱,黑子哲也只覺得煩,他這樣是礙著誰了?犯不著大家都要來說上兩句吧?當然這樣的話是不能說出口的,最多就是在心底發發牢騷,這點程度的抗議罷了。

不過就是三五年的事,平板電腦儼然就成了像手機一般氾濫的商品,頻繁到令人生厭的廣告侵蝕著每顆崇尚潮流的心,偶像明星搔首弄姿,嘗試營造出親民而高尚的矛盾氛圍,這幾乎要讓他把胃裡的晚餐給吐出來。

世界變得太快了。他想。

 

「為什麼討厭呢?」他對著映在窗上的倒影問。這樣是自言自語嗎?應該不算吧,畢竟他也認不出來那個有著淡然面孔的人是誰。

眼角閃過一抹黃色的身影,反射性的被吸引了目光,又快速的別開了頭。

「你,就是品味。」

明明是聽到已經膩了的台詞和聲音,現在卻覺得陌生了起來。

討厭、討厭、討厭。

想要躲進臥房逃離那幾乎成為夢魘的呢喃、深切的引起他身心靈不適的回憶,但他卻連從沙發上起來的力氣都沒有──如果真要給出一個不捨棄傳統的理由,好吧、那就是,他討厭死那個「新穎」的代言人了。

他不該有強烈的情緒起伏。到底是年齡的增長讓他暴躁了,或著這從頭到尾就是個謬誤?他一直都不是那種沒脾氣的人、不是的,只是他習慣放任那樣的情感滋生而不去做任何應對,所以總顯得從容與淡然,現在大概是失去這種餘裕了吧?

 

然後又回到了原來的問題。「為什麼討厭呢?」

他們之間沒有發生任何不愉快,很平順的做完了同學、隊友和敵手後就各奔東西了,他繼續頂著光環縱橫演藝與體育界,而他則是悄悄的淡出讓他流血流淚流汗的籃球場,朝幼教的路子走去。從那時候開始,他突然不想再見到任何人了,奇蹟的世代或是誠凜的夥伴,也說不上來是為什麼,就是打從心底升出了一種強烈的排斥感。

「黑子,同學會來嗎?」

「你有一則新訊息。」

「你有三個朋友邀請。」

「小黑子~~好想你~~」

「哲,打球嗎?」

「水瓶座本日運勢不佳,最好不要出門。」

「你有兩個活動邀請。」

可恨的科技。

好討厭、真的好討厭。

「如果有時光機器的話,我一定會賴在帝光的那段日子裡不回來!」

「為什麼?」

「因為那裡有小黑子嗎~啊!現在的小黑子也很棒喔!」

明明是高中時代的對話,卻鮮明的像是昨天才發生。

「但沒有的話也沒關係啦。」

事實上,那不是針對誰的厭惡──只有在精神最為脆弱的午夜時分他才願意短暫承認。

「那段回憶美好到我可以品嘗一輩子唷!」黑子哲也拉開抽屜,把手探了進去,空空的,一下子就碰到了冰冷的底版。

只是對那些無法回溯的感到無力。

「去他的時光機器。」

 

END


评论
热度(3)
< >
長年基餓,有著自耕豪情但手速悲劇。
子博人嫌,專放些比較具爭議性的文,密碼請私信。
< >
© 閒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