閒人。

只是天意作祟 /黑籃綠黑

只是天意作祟

/黑籃綠黑

 

「咦?奇蹟的世代裡跟小黑子處的最不好的人?嗯……真要說的話,大概是小綠間吧。他一天到晚都在嚷嚷什麼『人與人之間的相性和星座有關』、『巨蟹座跟水瓶座不合』之類的,平常對小黑子也很冷淡。」

「哲?他那種個性基本上不會和誰不對盤吧?不過綠間那傢伙好像說什麼B型跟A型沒辦法溝通,所以有些刻意的疏遠哲就是了。」

 

 

綠間並不擅於交際。更正確的說,在奇蹟的世代裡頭,除了黃瀨以外,其他的人都不太擅長開拓與經營人際關係。紫原和青峰都我行我素的可怕,黑子則是根本不會被別人注意到,赤司……他到底有沒有所謂「人際關係」的概念都是個謎。

那,綠間呢?

身為六人裡頭擁有最具一般常識與價值觀(應該)的角色,他是可以、也有意願在球場之外打入一般人的世界的。他也確實懂得所謂基本的進退之道,因此在學校裡得以建立屬於自己的交際圈,那些人是受到命運的牽引進而與他產生交集,而自己則是盡力維持他們之間的關係――從頭到尾,他都只是被動的等待緣分降臨然後順應之罷了。

不會去主動去做些什麼的人,是永遠無法「擅於交際」的。

 

世界上所發生的任何事,都是依循著凡人無法參悟的道理,一種名為「命運」的抽象事物而發生――綠間是這麼認為的。他覺得,人所能做的就是盡人事,然後去尋找上天給你的提示,因此,他每天早上都會定時收看占卜節目,以確保自己的「運」可以達到最佳狀態。或許是因為這個緣故,綠間雖然沒有辦法去「交朋友」,但在「當朋友」這個課題裡是表現的很中規中矩的:如果碰上了赤司就乖乖的服從,遇見紫原就默默的收下他給的點心,看到青峰跟黃瀨更簡單,只要抓準時機吐嘈就好了。

但,他不知道該怎麼去面對黑子。

在平常不乏會有那種怎麼樣都不對盤的人,而綠間的應對方式往往就是完全不與理會,你不犯我我不犯你,雙方也樂的輕鬆。

黑子不一樣。

他和他雖然稱不上是合拍,卻也絕對不會到水火不容的地步,理論上相處不會有什麼困難。但綠間就是不知道該怎麼面對他。那雙淡藍色的眼總像是在打量著,讓人全身發毛,平常也都安安靜靜又面無表情的,根本不知道要怎麼去接近。

如果他不是一軍的話,自己肯定是不會在意這種人的。但打從黑子遇上了青峰,然後被赤司發掘,他們就注定會產生牽連,這是天命。

很多時候再努力也是徒勞,譬如二軍三軍的凡人是窮極一生都無法達到「奇蹟世代」的境界,又譬如現在的他與黑子單方面的對峙。兩人的距離似乎無法再拉近一分一毫,所有的交流都是仰仗赤司的戰術安排或是黑子一時興起拋出的話語,後者其中大多又是關於課業這種無關緊要的東西。

 

「方便問綠間君幾個問題嗎?拋物線計算。」

「怎麼不問桃井?她腦袋靈光的很。」而且也很擅長跟黑子相處。

「……綠間君不想回答我麼。」

「我、我只是好奇而已。」

「她的解法我聽不太懂。如果你不想教就算了。」

 

難得的對話卻不是不了了之,就是不歡而散。

明明自己不是這個意思,但不知道是因為臉部表情還是舉手投足間的神態出了問題,每次、每次都會被誤解,被認為是不友善的。

沒有黃瀨的死纏爛打、沒有紫原的率性不做作還有點心收買(?)、沒有青峰與他之間的默契、沒有赤司的領袖魅力,他只是一個彆扭的、說不出半句好話的人/隊友罷了,可能連朋友都算不上。

已經盡了人事,而結果卻不是綠間所樂見的。沒辦法,巨蟹座B型的他和水瓶座A型的黑子本來就不適合啊,任憑自己再怎麼拚命都沒有用的,何苦強求?

但這次,他想要試著去扭轉「命運」。

 

「今天的幸運色:綠色,今天的幸運物:指南針,今天的幸運方位:西北方,巨蟹座今日運勢:★★★★★。嗯,不會有問題的。」綠間對自己說,像是在壯膽似的。

然後他慎重的朝著西北方走去。

「綠間君是要跟我講什麼事嗎?」

「沒錯。」

「那,你可以轉過來面對我嗎?」

「不行,今天的幸運方位是西北方。」

「……隊長要你跟我說什麼?」

「赤司?跟他有什麼關係?」

「每次綠間君找我都是要幫忙傳話的不是嗎?」

「……今天不是。」

「?」

「你上次不是說、你對這次要考的數學沒把握嗎?」

「事實上每次都不太有把握。」

「所、所以這、這個給你!」綠間遞出了一隻六角鉛筆。

「這是我特、特別加工過的,如果有怎麼樣都算不出來的題目就丟、丟這個來猜,很、很有用的。」

仔細一看,上頭的各面都被刻上了一些字母和數字,作工十分精美。

「沒、沒有什麼意思,只是如果要補考要花很多時間,而、而且會影響到隊上練習。」

相較於他的從容,綠間已經慌的不像話。

「就就就就是這樣啦,我、我要走了,今天練習不不不要遲、遲到喔。」

話一說完他便飛也似的逃走了,黑子則是勾起一抹淡淡的笑容――而那句和他的人感覺一樣薄弱的謝謝到底有沒有被聽到……一切都是命運啊。

 

人各有命,所以他不會去做無謂的努力,不過偶爾,綠間還是會稍微打破自己的原則。

不知道是不是那枝筆的緣故,現在的黑子開始會對他笑了,主動。

 

大概是天意作祟吧。

 

END


评论
热度(4)
< >
長年基餓,有著自耕豪情但手速悲劇。
子博人嫌,專放些比較具爭議性的文,密碼請私信。
< >
© 閒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