閒人。

冰棒是退火消暑的最佳選擇 /黑籃青黑

冰棒是退火消暑的最佳選擇

/黑籃青黑

 

「哲,來我家?」

「嗯。」

「哎呀,黑子又被青峰包下了。」

「他們感情最好啦。」

「啊~不公平!我也要小黑子!」

「吵死了。」

 

「到頭來,籃球只是一種遊戲,以後的比賽就隨便打打……」

「那可不行。」黑子拽住他的後領,丟進了什麼東西進去。

「你……好冰!」

「因為我總是努力的要追上……」

「喂……喂喂!黏黏的!我的背黏黏的啦!這種小學生等級的惡作劇是怎麼回事!」

「……因為我總是努力的要追上你……」

「不要不理我!給我舔乾淨啊喂!」

「這點小事沒問題的。」

「沒問題才怪!天底下哪一個心智健全的國中生會把開過的冰棒塞到別人的衣服裡啊!」

「年少輕狂嗎。」

那種冷靜的口吻聽起來真是讓人加倍的火大,但,這就是黑子哲也。

「你死定了……不要把才能用在這種地方!misdirection留在球場上就好了!不要跑!」

兩人就這樣玩著不知道該算是鬼抓人還是捉迷藏的遊戲,一路嬉鬧到了青峰家。

「你先上去吧,今天家裡沒人,我等一下就回來。」

 

雖然在球場上是這麼的狂放不羈,但青峰的房間卻是意外的乾淨整齊,黑子第一次看到時也是嚇了一跳。

「……跟休息室完全不同啊。」

「一樣還得了,老媽肯定會看不下去幫我整理的,到時候搜出我私藏的寫真集就糟糕了。」

黑子安份的跪坐著,才在回味那段有些愚蠢的往事,就聽到匆匆忙忙的腳步聲向他逼近。

「真是麻煩死了。」他手上拎著一件T-shirt和便利商店的提袋,上頭還沾了點水珠。

「吶,接好。」

青峰從袋子撈出了一個東西朝黑子丟去,以他們的默契自然是不會漏接的。

是冰棒。

「還沒吃完就不要亂扔,省的我還要換衣服。」

他轉過身去,脫下了帶有蘇打味的襯衫,突然黑子站起身,將青峰撲倒在地。

「幹什麼呢?」

習慣了他莫名其妙的舉動,他也不掙扎,懶洋洋的躺在那,望向那雙總是淡然的眼睛。

「不是說了,沒有問題嗎。」

黑子跨坐在他的身上,俯下身,將臉湊近了他的背,輕輕的舔了起來。

「喂……別鬧了哲,感覺很怪啊……」

腹部被壓迫的不適感、背後傳來的麻癢,還有隨之而來、難以忽視的熱意。不太符合人體工學,青峰卻是享受的,甚至還想要「更多」――雖然他也不太清楚那「更多」確切的內容是什麼。

但理智告訴他,應該要結束這場鬧劇了。

「夠、夠了啦,停下、快停下來……」

已經沒有一開始的餘裕,他的呼吸有些粗重,腦袋也組織不太出來一個完整的句子,而黑子這次倒挺聽話,真的就從他的身上爬起來,然後若無其事的回到原本的位子,不打算做任何解釋。

「……你到底在做什麼。」

青峰好不容易順過氣,一開口便是質問黑子剛才的行為。

「不是叫我舔乾淨嗎?」

「正常人都不會當真吧!」

「……青峰都沒有反應呢。」

「蛤?」

「不是最怕癢了嗎?可是剛才卻沒有什麼反應呢,不好玩。」

「……我要去洗澡了,背上都是哲的口水,給我乖乖的吃你的冰、吃完!我等一下出來不要看到它。」

至於他衝進浴室,洗了二十分鐘的冷水澡――那又是另一個故事了。

 

「中獎了喔,冰棒。」

 

END


评论
热度(3)
< >
長年基餓,有著自耕豪情但手速悲劇。
子博人嫌,專放些比較具爭議性的文,密碼請私信。
< >
© 閒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