閒人。

執念 /沉月之鑰

執念

/沉月之鑰

 

伊耶死了。

 

一開始以為他又是在聖西羅宮遇到什麼事,賭氣自動放假了,十來天過去,大家才開始覺得不太對勁。

伊耶不是沒有曠職的前科,但連續蹺班那麼久還真的是第一次,恩格來爾徹底慌了,毅然決然拋下工作,御駕親征,加入搜索隊的行列,那爾西更是早就準備好了訓誡的話語。

誰也沒想到,最後會是這樣的結果。

「報告,在寒林二區尋獲疑似鬼牌劍衛的遺體。」

 

到了現場,只看見一地已經乾涸的鮮血、屍塊與肉沫。

還有伊耶的佩劍。

艾拉桑當場就昏了過去,而恩格來爾四周的景色開始扭曲。

「……為什麼……為什麼會這樣呢……」

殺意。

「好不容易回到西方城,好不容易有了爸爸跟哥哥,為什麼……為什麼……」

眼前的士兵只怕都要成為陪葬品了,以前遇到這種狀況時至少還有個伊耶可以頂著,但現在能跟發動質變的恩格來爾抗衡的人已經不存在了。

壁柔別過頭去。

 

西方城發生了這樣的大事,東方城自然是不會不知道的。兩方目前屬於友好關係,基於禮貌,必須要有幾個侍去代表東方城參加葬禮,珞侍還特別為了這件事召開會議……如果那可以稱為會議的話。

 

「除了范統以外還要派誰?」我是既定人選嗎!都不問一下我的意願嗎!

「少帝和梅花劍衛都愛你愛的要死,你不去難道是要讓連名字都記不住,只會叫人家矮子的智障劍去丟我們的臉嗎?」還來不及出口抱怨,綾侍大人就先發制人,把我原本想說的話堵住了。是啦,如果真的派音侍大人去,跟挑釁基本上是沒什麼差別的。

但,綾侍大人,你就在你的老闆面前直接罵你的同事智障?這樣真的好嗎?

「矮子的名字不就是矮子嗎?」

「綾侍你也去?」

「陛下,我怕我會在葬禮上無法克制的笑出來,有失風度。」

最後決定採用我和珞侍的組合出席,雖然違侍大人一直在嚷嚷什麼「這種破事就讓底下的飯桶去就行了」咳、相信他應該、大概、或許不是在針對我吧,嗯。

 

 

葬禮在鬼牌劍衛府的練劍場舉行。

原本說是要在聖西羅宮的,但月退說「伊耶哥哥應該會比較希望死在刀光劍影之中」,雖然好像有哪裡怪怪的,不過大家也沒有多說什麼,就順著家屬的意思。

但是我真的不會應付這種場合啊――

萬一月退等一下來找我哭訴該怎麼辦?憑我這張嘴根本講不出安慰的台詞啊!如果說出什麼「對於這件事我深感慶幸」、「死亡也算是對我的一種解脫」,我看下一個死者就非我莫屬了。

雖然跟他的關係實在稱不上好,但對於伊耶的死亡還是多少會感到難過――還有更多的驚訝。他可是那個矮子啊!配著金色三紋、實力跟月退不相上下的矮子啊!到底是何方神聖可以把這樣的人物解決掉?該不會又是哪裡冒出來的超高階武器吧…當然在這種地方八卦就太不厚道了,這個問題就留給他們的偵查小組去煩惱吧。

 

正當雅梅碟在前面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致詞時,有個人闖了進來,大家都嚇傻了,我也是。

「喂喂喂你們在幹什麼啊!觸老子霉頭嗎!」

矮矮矮矮矮矮子!?現在是什麼狀況?身為一個占卜系的學生,對於超自然的現象當然是不陌生的,雖然我不是這方面的專家,在老爸的薰陶之下也多少能處理一些小妖小鬼――先不談那套在這個世界裡到底有沒有用,現在這隻生前就是神魔等級的惡靈我完全沒有辦法啊!快點找一個人來收服他!誰都好!

「伊耶哥哥顯靈了嗎?是要告訴我誰是兇手讓我報仇嗎?」

「誰跟你顯靈!才幾天不見就急著幫我辦葬禮嗎!」

「可是我明明看到了你的屍體……」

死去的親人死而復生,理論上是個賺人熱淚的戲碼,但是矮子一出現就是破口大罵,罵完人後又走到前頭把他自己的「遺照」劈開……有必要跟自己的照片過不去嗎?你這樣心裡都不會有疙瘩嗎?

 

「哼哼,范統果然就是飯桶。」

咦?噗哈哈哈?你怎麼會在這裡?我沒有帶你來吧?

「所以才說你笨啊。真是沒救了,本拂塵怎麼會有這種主人。」

所以你到底為什麼在這裡?總不會是散步剛好經過吧?

「還不是我妹說什麼『你主人的朋友掛了又被我救活了還不趕快獎勵我』,害本拂塵又要去伺候那個死小孩了。好心把他帶過來,愚蠢的主人第一句話竟然是問我為什麼會在這裡……那個好金毛實在是比你精明太多了。」

對對對,我知道你最中意那爾西了……所以現在鬼牌劍衛是新生居民囉?但要成為新生居民不是生前要有強烈的執念嗎?矮子平常有什麼不滿早就拿劍砍下去了,這樣是能累積什麼執念?被打敗的屈辱感嗎?

「唉,他不是有一個日夜掛念的超強執念嗎?」

真的假的!什麼事情能讓他這麼在意?

「身高啊。」

………………蛤?

「聽他說矮子的靈魂一直在吶喊『還沒長高之前怎麼可以死掉』之類。」

說真的,我覺得能對身高這件事執著成這樣……不禁同情了起來,哈哈。那沉月有沒有好心換一個高一點的身體給他?搞不好能因此俘虜他的心,進而牽起了段美好良緣――反正那兩位都火爆的要命又強的要命,湊對歡喜冤家剛剛好。

「原本是這麼打算的啦,但本拂塵阻止他了。」

等等,你跟矮子什麼時候結了那麼大的樑子我怎麼不知道?人家好不容易有這個機會你是去湊什麼熱鬧?

「……哼,本拂塵要去睡覺了。」

 

「我為什麼變矮了―――」

看來沉月祭壇要不得安寧好一陣子了。

 

END


标签: 沉月之鑰
评论
热度(11)
< >
長年基餓,有著自耕豪情但手速悲劇。
子博人嫌,專放些比較具爭議性的文,密碼請私信。
< >
© 閒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