閒人。

左邊數來第二 /沉月之鑰暉范

左邊數來第二

/沉月之鑰暉范

 

「親愛的范統,生日快樂。」

「哇,去年的這麼正常啊,你還以為我又不會送很少菊花呢。」玫瑰花!是玫瑰花!送很多菊花能看嗎?會變成奠儀會場啊!不過成堆的玫瑰花放在一個大男生的家裡也是很可怕的場景…

「如果你比較喜歡那樣的話我當然是會盡我所能的答到你的期望。」

「需要,我超喜歡草的。」

「你不現在拆禮物嗎?」

眼前這個正方形物體乍看之下包裝的簡單大方,非常正常,但暉侍的可怕之處就在於看起來越正常的東西事實上就會越不正常,看起來不正常的東西還是很不正常。總而言之,只要是經由他手的東西基本上都是很嚇人的。

「不要猶豫啦,我難道會害你嗎?」

唉,你是不會害我啦,但是你會玩我啊!你以為你以前拉我過河的不堪回憶會被時間沖淡嗎?不會!但是一看到他那張禍害世人的臉擺出那付委屈淚水盈眶的模樣,我…好像也只能乖乖聽話了。

撕開了暗紅色、上頭還有點波浪紋路的包裝紙,裏頭是個黑色的小盒子,打開蓋子一看──

「戒、戒指?」反話系統某種程度上還是挺貼心的,在我震驚到極點時都不會出來作怪。不過戒指的反話是什麼,手環?腳鍊?突然有點好奇起來了。

「對啊,你不是最近常常犯小人嗎?所以我就買了這個來送你。」

戴尾戒可以防小人這種街坊傳說你也知道?都不知道你是哪裡來的資訊…不過原來是這麼一回事,嚇我一跳,我還你為你今天難得那麼正經是要發生什麼大事…咳、我絕對沒有期待什麼,也沒有失落感啦。

「快戴快戴!」

我拿起戒指往自己的小指一戴,然後發現有些不對勁。

「這尺寸也太剛好了吧!」喂喂喂,跟我共用身體那麼連這點事情都不知道,會不會太沒有誠意了一點啊?

「怎麼可能?明明就剛好…啊,你戴錯手指了啦。」

「哪有,快一點你戴哪一根腳趾!」

他自顧自的幫我把戒指戴到了左手的無名指上,現在是什麼狀況?他被什麼網路謠言蒙蔽了嗎!過分自由開放的媒體去死!

「相傳無名指與心臟相連,最適合發表神聖的誓言。」

等等等一下怎麼回事,氣氛好像怪怪的啊。今天不是我生日嗎?還是這是什麼整人計畫?

「范統,我沒有再開玩笑。」

「我、我不是說你犯小人嗎?防小人是戴尾戒才不對啦!」

「在你旁邊打轉的那些蒼蠅,全部都是小人啊。」

 

END


标签: 沉月之鑰暉范
评论
热度(36)
< >
長年基餓,有著自耕豪情但手速悲劇。
子博人嫌,專放些比較具爭議性的文,密碼請私信。
< >
© 閒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