閒人。

SWEAR /NO.6 鼠苑

SWEAR

/NO.6 鼠苑

 

「老鼠。」
「什麼事啊,我的殿下?」
「你真的好漂亮。」
「紫苑。」
「嗯?哇!你幹嘛潑我水!」
頂著一頭溼透的白髮坐在床上,紫苑氣鼓鼓的看著老鼠。
「酒精中毒的大叔跟我說,說我漂亮的人不是騙子就是瘋子,只是想確定你是哪一個而已。」
「力河先生才不會說這種話呢!」
「喔?你這麼肯定啊?」
「事實上也不是那麼有把握…老鼠,你在偷笑嗎?」
既然被點破了,老鼠也就毫不克制的大笑出來。
「哈哈哈哈哈!連我們的天然呆大少爺都這樣講了,那個死酒鬼真的是做人失敗啊…你、你放下你的水杯,我正常的很。」
老鼠好不容易順過了氣,紫苑就按住了他的肩膀,直勾勾的對上那雙灰黑色的眼睛。
「我才不是瘋子,我也不是騙子,而且我早就保證過,再也不對你說謊了。」
「誰知道呢?或許,你的保證本身就是一個謊言。」他蠻不在乎的拍開他的手,繼續剛才煮湯的動作。

不是的、不是的,紫苑在心裡吶喊著。
老鼠說,自己不懂語言的沉重,老鼠說,他不相信我。

「那,我該對著什麼起誓呢?」
稍稍的愣了一下,隨即明瞭,嗓音變成清脆高亢的女聲。
「不用起誓吧,或者要是你願意的話…」
台詞中斷了。
想到這樣的方式質問自己啊,老鼠輕輕的嘆了一口氣,該說不愧是NO6的菁英嗎?
不,這是只有紫苑才會做的事。
總是自然的說出直白、甚至能說是露骨的話語,讓人猝不及防。
事實上不是不相信紫苑的。
就是太相信,所以不能相信,一旦相信了,雙方都要背負起彼此的重量。
那個笨蛋一定直到最後都會遵守諾言的,這樣的話,不如一開始就不要有什麼約定。
老鼠不希望自己成為他的腳鐐、他的負擔。

「喔,忘了吧,別起誓了。」
雖然我喜歡你。

 

END


标签: NO.6鼠苑
评论
热度(7)
< >
長年基餓,有著自耕豪情但手速悲劇。
子博人嫌,專放些比較具爭議性的文,密碼請私信。
< >
© 閒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