閒人。

另一種形式 /特傳冰漾

另一種形式

/特傳冰漾

 

全世界都看的出來他們是喜歡彼此的,只要其中一方稍微前進一小步,就能打破現階段的曖昧,使得有情人終成眷屬,偏偏那兩人總是在兜著圈子,完全不求任何進展,讓旁人無一不為他們著急。
為什麼不乾脆點呢?這個問題,褚冥漾也回答不出個所以然。
於是有一天,他就鬼使神差的向他的學長告白,而他也答應了,兩人從此以後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怎麼可能呢。

交往的確是很順利的,幾乎是順利過了頭。學長愛他的程度超乎想像,無微不至的呵護、頻繁的簡訊傳情,三不五時還會給他一個浪漫的驚喜,實在是沒有什麼好挑剔的。
但他剛開始的那種瘋狂卻已逐漸退去。
冷靜下來後才發現,自己好像是太衝動了。
他們是彼此喜歡沒錯,不過那也只是單指「喜歡」這件事而已,無關乎「喜歡的程度」。
「以我的真名發誓,颯彌亞.伊沐洛.巴瑟蘭會用一輩子愛著褚冥漾。」
真切的山盟海誓太沈重,他幾乎無法負荷,不願面對。
所以他逃了。
沒有直升Atlantis的大學部,而是選擇然所在的七陵學院就讀,也借此搬出黑館,跑去住那裡的宿舍去了,使得兩人原本就不多的見面時間變得更加稀少。
偶爾還是會回去Atlantis的,畢竟他最要好的朋友都在那裡,雖然機率微乎其微,在莫菲定律的作祟下,有時候就是會不小心碰上。
他的學長,他的情人。
「褚。」

回過神來,他已經到了黑館,他的房間。
兩人坐在床緣。
環顧四周,還是那麼的貧瘠,唯一能稱的上是裝飾品的,就只有擱在書桌上的相框了。裡頭放的是他和他的相片。然而他總覺得這個小東西反而讓整個房間更加陰森了起來,以前還不會這麼的……沒有人氣、對,沒有人氣。
這兒現在就像是乏人問津的旅館似的,只差沒被蒙上一層蜘蛛網。
「你不在隔壁,我也不想回來了。」
啊、他總是一臉平靜的說出這種害臊的話語。
而他不爭氣的紅了臉。
「褚。」
他順著他施在肩膀上的力道躺下。他看著他,看著那總是喚他的姓的薄唇。自己聽了二十年的、平凡無奇的名字,為什麼從他的口中說出就是特別悅耳?
愛的緣故吧,因為他是愛他的。
「……給我,好嗎?」
這是他們的第一次親吻。
情人喜歡以嘴唇互相觸碰,明明都只是直接性的皮膚接觸,又和牽手、擁抱的感覺不太一樣。
有個共同點是,都挺讓人不自在的。
他的手往下游移。
愣了一下,褚冥漾才會過意來要發生什麼事。
「等、等等……」
對於走到那一步,他是害怕且抗拒的。
再繼續下去的話,他們的關係就沒有轉寰的餘地了。
「不要……」
他不願跟他做愛,即便慾望已經被勾起。
「如果以後有什麼萬一,就連朋友都當不成了。」
他愛他,是希望能和他永遠在一起的那種愛,而不在乎是以什麼樣的形式。他沒辦法讓性與愛結合,因為只要上了床,名為友誼的退路就會被封殺。
他沒有那麼愛他,會堅持要用「愛」將他一輩子綁在身旁,他只希望他的未來有他。
「對不起,我沒有這麼愛你。」

「對不起,我只能這樣愛你。」

 

END


标签: 特殊傳說冰漾
评论
热度(5)
< >
長年基餓,有著自耕豪情但手速悲劇。
子博人嫌,專放些比較具爭議性的文,密碼請私信。
< >
© 閒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