閒人。

你值得更好的 /特傳冰漾

你值得更好的

/特傳冰漾

 

他是從小被欺負到大的,在來到Atlantis前就只交過衛禹這一個朋友。
衛禹打開了他的世界。
原來他也可以有個人陪,原來相處也可以是快樂的,原來……
原來他也能去喜歡。

打破了脆弱的保護殼,走出只有自己的陰暗空間,他第一眼看到的就是他,宛如太陽般耀眼的幸運同學。那份被激蕩起的情感,或許說是雛鳥情節,或許說是憧憬。
或許說,是愛。
他不知道要如何去定位那份喜歡,於是就偷偷的放在心底,任由它恣意發酵、膨脹。

他是他的全部,然而他不過是他生命中的一個過客、一段插曲、一時興起,甚至是一個汙點。褚冥漾知道自己隨時會失去這個唯一的朋友,可能是很遙遠的以後、可能是下禮拜、可能是明天,也可能是下一瞬間。早就習慣孤獨了不是嗎?不應該這樣提心吊膽的,沒事的。
但這次能不能再去重新適應那份寂寞,他沒有把握。
成天籠罩在被拋棄的假想與隨之而來的恐懼,他幾乎就要喘不過氣來,但一看到幸運同學又會反射性的露出笑容──那份喜悅不是騙人的,只是與漫漫人生相較之下實在是過於短暫,稍縱即逝。
開心、失落、開心、失落……反反覆覆下來,很累。
我一見你就笑,你那翩翩風采太美妙。
平常媽在聽的歌曲浮現,他小小聲的哼了起來。
跟你在一起,永遠沒煩惱。究竟是為了什麼,我一見你就笑?因為…
手足無措。
對於這份躁動的情緒,他一點辦法也沒有。

國中畢業後,他碰上了人生的第二個轉捩點。
那位學長。
Atlantis的朋友常問他,比較喜歡學長還是那個幸運同學?而他覺得,學長和衛禹是無法比較的。兩人分別佔據了他的守世界與原世界,缺了任何一個,屬於褚冥漾的世界都將不再完整。
一樣重要。
所有人都說,他是愛著學長的,而一個疑問油然而生:自己是不是也「愛」著幸運同學呢?
如果答案是肯定的,那這份感情也不能稱之為「愛」了吧。
縱使心裡充斥著迷惘與不確定,在輿論灌輸以及自我催眠之下,他選擇相信自己是愛著學長的。是情人之間的那種愛,不同於對衛禹的那份喜歡。
應該是這樣的。

他們在一起後,反而沒有像以前那麼樣親暱了,過去至少還會有些肢體上的碰觸,真正交往以後便只剩下言語間的調笑。旁人看上去還是甜甜蜜蜜,其中的不協調大概只有當事人能夠體會。
微妙的疏離感。
剛開始,他真的以為能和學長就這樣走下去,即使自己的心情始終是不明不白的也沒關係。
但他開始害怕。他怕再有進一步的發展,兩人日後如果分開的話會連朋友也做不成。
他發現他不懂得愛人,他不知道要怎麼樣把自己的全部託付給另一個人,他做不到。
無關乎信任,他就是不敢。
他賭不起。
所以逃跑。
慢慢的、慢慢的拉開距離,刻意疏遠,希望學長可以愛上不是他的人。他不想要傷到學長的心。
他真的好喜歡、好喜歡他,喜歡到想要永遠在一起,不論是以什麼樣的形式,只要他在他的身旁就好。
像是他對衛禹的那份情感。
學長很愛他,他知道,而他卻無力回應。繼續這樣下去只會徒增遺憾、自己可以說是在玩弄他的感情……這些,他都知道。
他必須讓一切停下來。

謹慎的琢磨著字句,想著要怎麼說出「分手」兩個字,想著學長會是什麼樣的反應,想著那時自己又會是什麼樣的心情,想著……
回過神來,他已經在他的面前。
「褚?」
「學長,你今天心情好嗎?」深呼吸。
「不錯,什麼事?」
「……對不起,我們還是當朋友就好了,我們分手吧。」明明該生氣該難過的都不是自己,眼淚卻是沒辦法克制的掉下來。
「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原本想好解釋的話語都梗在喉頭,只剩下難聽的嗚咽聲。
而學長只是拍了拍他的頭。
「不要哭。」
朦朧的視線裡,他沒有盛怒、沒有悲傷,什麼都沒有,只是平靜。
「我之前就有這種感覺了,所以有做過心理準備。」
連這點心思都被發現了嗎?真是討人厭的默契。
「我沒有關係的,不要哭,乖。」

他和他又回到了原本的學長與學弟。或許是自作多情吧,他總覺得學長還是愛著他。
而這次大家什麼都沒說。
愧疚、自責和那份不變的、還是不知道要怎麼定義的喜愛壓在胸口,有點難受,又讓人有些安心。
這種關係很好,沒有太多太濃烈的牽絆、沒有被破壞的危險,只是平穩。
現在這樣,很好。

「謝謝你,對不起,然後、你值得更好的。」
嗯。

 

END


标签: 冰漾特殊傳說
评论
热度(5)
< >
長年基餓,有著自耕豪情但手速悲劇。
子博人嫌,專放些比較具爭議性的文,密碼請私信。
< >
© 閒人。 | Powered by LOFTER